事件內容純屬虛構~!謝謝

----------------------------------------------------------------------------------

在很多時候,安田對於有這樣的姊姊是很高興的。但有更多的時候,卻也因為姊姊這樣的個性造成了他某程度上的困擾。


例如說現在這個時候。

安田皺著眉頭看著眼前的姊姊,姊姊一臉篤定絕對要把しぶやん跟大倉找來,可是大家都在忙碌,他真的很不希望休息時間已經這樣少的兩人,為了這點事情還趕到尼崎來。

 

然而,他似乎太低估自己的姊姊的行動能力,當天晚上,他才一下樓就看到坐在客廳看著電視的昴,還用著一雙含著笑意大眼睛,巴喳巴喳的看著自己,「唷!」的一聲跟著自己打招呼。

 

「しぶやん你怎麼來了!」

安田瞪大了一點也不輸給渉谷的大眼,看著眼前的人。演唱會還如火如荼的在進行,しぶやん現在應該好好在家休息才對,畢竟接下來還有連續兩個演唱會,也難怪安田會這樣的驚訝了。

 

「猩猩!這樣不希望我來阿??」渉谷站了起來,開始用雙手在安田臉上亂捏一通。「一臉吃驚樣,果然是不希望我來啊!」

「阿阿啊!我沒有!しぶやん不要捏了!」安田被捏的臉頰通紅。涉谷其實知道的,安田絕對沒有這個意思,只是看著安田這樣子,欺負起來覺得很有趣,於是繼續玩著安田的臉頰,但是想到他最近忙著舞台劇的演出,放過他一馬,嚷著要喝果汁。

就這樣,在大倉進入屋內第一個看到的狀態就是,涉谷一臉得意洋洋的繼續看電視,而安田則是臉頰紅紅的端著果汁出來。

 

「阿!大倉,你來了!!這邊坐。」

看著身高比自己嬌小的安田,先把飲料端給了涉谷君,然後跑過來拉這自己,大倉不自覺的笑開了。真的好久沒有見面了,摸了摸臉上有著紅色印子的臉頰,問了聲還疼不疼,溺愛的看著眼前揮舞著說雙手,喊著沒事沒事的安田。吶!真想把眼前睜著閃亮大眼安田抱入懷中啊!不過,他也知道,在這個情況下如果做出了這個舉止,先不說安田家的人會有什麼動作了,坐在對面的涉谷君絕對是第一個把自己打飛的人。於是跟著安田一起坐下,聽著安田訴說舞台劇的點點滴滴,聽著安田說著最近發生的事情,聽著安田試探性的問說他會不會去看自己的舞台劇。大倉只是笑著。靜靜的看著。

 

 

因為餐後跟著安田爸爸喝了酒,而被安田媽媽以「喝酒後不該開車」以及「已經不早了」的理由留下來過夜,就這樣子,涉谷和大倉就留了下來,跟著安田擠在他那間房間中。

 

趁著安田跟涉谷外出到附近超市買東西,大倉環視著安田的房間,跟以前一樣沒有什麼改變,牆邊放著安田一直以來的使用的吉他,床邊放著之前演唱會巡迴時,村上推薦給安田的鈍感力。靠近門邊的桌子上,放著一疊樂譜以及幾本畫冊,而在其中放著兩張照片,照片中的人笑的很燦爛。

 

拿起了照片,大倉開心的笑了,這是剛結成的時候,兩個人自己跑去旅行的時候拍的,記得在那之前,兩個人還為了樂團的事情大吵過,後來,一起去旅行的時候才知道,其實安田是很擔心自己的,擔心自己無法適應關八的其他成員,擔心自己壓力大卻沒有傾訴的對象。從那時候開始的,大倉的眼睛就再也沒有離開過這個雖然嬌小,卻總是很努力的安田。如果不是安田自己在太一君的節目上說,他還真的到現在都不知道,當初安田所承受的壓力有多大了!

 

「吶~在看啥看的這樣入神呢?」

不知道什麼時候,安田已經站在大倉的身後了。似乎受到驚嚇,大倉差點就把手中的相片摔到地上去了。

 

「啊!你在看那張照片唷!」看著一臉有點心虛的大倉,安田覺得很有趣,更加的靠近看看大倉究竟在幹什麼。靠在桌邊,看著唯一空出來放置照片的地方少了相框,笑了起來。「今天翻樂譜的時候翻到的唷!那時候的大倉好可愛吶!」

 

言下之意,現在不可愛?有點喪氣,原來安田覺得以前的自己比較可愛。看著身旁的大倉像隻垂頭喪氣的大狗狗般,有點委屈的臉,安田覺得很有趣,他知道等等大倉可能就會用著娃娃音,跟他說現在不可愛嗎?

 

吶!好可愛,不論是以前的大倉或是現在的大倉。

 

安田正想要說點什麼,卻聽到不知何時已經在聲後的涉谷大聲的叫著:

「ヤス!我們去洗澡!」

「誒!」

「走了走了,快點,給你五秒準備東西!」

「啊!しぶやん!等等!

「五、四…」

 

一陣慌亂,安田快速的在櫃子裡面隨意拿了兩人份的衣服,留下了一句等等就回來,走出房間並帶上了門。留下了原本還在感嘆的大倉,此刻臉上掛著不知是驚愕還是錯愕的表情,看著在關上門的那瞬間,涉谷臉上一臉得逞的笑容。

 

嗚!章ちゃん~~涉谷君是壞人~~~~!!!!

 

隨後聽到門外的涉谷傳來一陣狂笑,還有安田不知所措要涉谷小聲的聲音。

 

 

當大倉洗好澡後,回到安田的房間時,已經是接近凌晨了。一進門就看見原本在他離開前還跟安田討論歌曲的涉谷,已經枕在安田身上睡著了。安田示意要他不要出聲,輕輕的幫涉谷調整了一個舒服的姿勢,蓋上了被子,就拉著大倉到陽台去了。

 

陽台上,放著一組桌椅,桌椅的旁邊,有著幾叢不知名的花朵,由於氣溫越來越溫暖而盛開,像個小小的花園一樣,天空閃著幾顆星星,深夜的星空,很安靜。

 

「你們怎麼來了,工作不是很累嗎?怎麼不多休息一下呢?」

這個時刻,沒有其他人,安田終於可以把心中的疑問問出來了。

 

「姊姊打電話問晚上有沒有空,過來吃個飯。涉谷君當時也在場,本來跟マル打算一起過來,但因為マル還有工作,所以變成了我開車帶涉谷君一起過來了。」水滴自髮尾滴落,自浴室走出的,大倉還沒來的及把頭髮吹乾,就跟著安田一起到陽台。

「真是的!姊姊的行動力還是這樣好!」對於姊姊的行動力,安田感到無奈,知道姊姊是說到一定會做到的人,但沒想到,竟然說完的當下就直接了當的做了。「吶!還是先擦乾好了!剛剛應該先讓你吹乾才出來的。接下來還有工作,感冒了就不好了。」安田一邊對於好不容易放假的兩人感到抱歉,一邊要大倉坐下來,拿著剛剛順手一起拿出房間的毛巾替大倉擦乾頭髮。

 

「吶吶~沒有這樣倒楣吧!」雖然天氣已經該溫暖,可是夜晚的溫度其實還是有點涼。總不會這樣倒楣真的就感冒了吧?大倉這樣子想著。

 

「真是的!還是擦乾比較好。」繼續手中的動作,最後安田乾脆把毛巾像打頭巾一樣,繫在大倉的頭上。「這樣子應該可以了。」接著在大倉的身邊坐了下來。

 

大倉看著安田,輕輕的握著安田的手,那個因為長期間練吉他的手,指尖有點粗操的觸感,而在掌心卻是柔軟溫暖。是啊!這是他快三個月沒有握到的自家戀人的手了。最近舞台劇真的是忙壞他了,眼睛下方都出現青色的黑眼圈。

 

「吶~章ちゃん,お疲れさん」用著只有安田聽的到的低沉嗓音,道出。「真的,很想你!」

 

「嗯,我也是喔。」安田笑著。他的戀人,用著他的方式在訴說著對他的想念,沒有華麗的辭彙,沒有令人害羞的甜言蜜語,最直接卻也是最容易瞭解的一句話,想你,愛你。

 

這樣的夜,就留給兩人好好的去品味。

 

 

End(?)

02614 090426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雨炘 的頭像
雨炘

永夜曲

雨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