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倉很喜歡去夜店,去夜店的比例還說可能是居團員之冠。但是不知道說他是好運還是刻意,總之相較於亮跟山下還有赤西出現在報章雜誌上的比例,卻是所有人中最低的。


 

這天,大倉一踏進樂屋,就看到村上皺著眉頭看著手上的雜誌,大大的字樣,印在雜誌上。沒想到村上君也會看這類的書籍,沒記錯的話,這應該是八卦類的雜誌。


 

「たつ!可以解釋一下這是怎麼一回事??


 

順著村上的話,大倉將包包放下後,走到村上旁邊,不意外的看到了碩大的標題─「小池徹平泡夜店!!」,接著內文提及─「與傑尼斯關西系偶像K團體Y君常去泡夜店而樂不思蜀」。嘛嘛!什麼KY君,不就是小安嗎?有點不以為意,笑了。但是當他抬頭,看到村上的臉色,只好在認真的繼續看下去。


 

「たつ!你要去夜店玩我不反對!但是你不要每次都要徹平帶著小安去找你!你難道不知道他們兩個人偽裝技術很差嗎?」村上看著盯著雜誌看的大倉,大倉則是因為村上的話而笑出聲思考了一回,的確徹平確實偽裝技術還算一般,但是小安的低調可是連剛前輩都甘拜下風的,那樣若真的稱的上偽裝,真的是一大奇談了!難怪會被認出來!「他們兩被寫成這樣子!你還笑!」


 

啪的一聲,村上的手掌跟大倉的頭做了一次親密接觸,而且是重重的親密接觸。


 

「村上君,這樣子很痛耶!」一邊抗議,一邊摸著自己的頭。


 

雖然自知自己這樣子不對,然而即使身為偶像,即使知道公眾人物沒有所謂的隱私,但是他依然私心的希望能有個能夠放鬆跟喜歡的人一起的地方,畢竟剝開那層光鮮亮麗的包裝,他依然是個平凡人,於是,夜店成為了比其他地方更適合約會的場合。因為是跟前輩熟識的朋友開的店,屬於會員制,進出把關嚴謹,連新聞媒體都很難進入,而老闆總是很慷慨的借出VIP室給他們,讓他們不用擔心會被偷拍。不放心安田自己前來大倉,於是總是拜託小池,請他幫忙。只是他沒想過,因為次數的頻繁,竟然造成了小池的困擾,還被八卦雜誌寫成這樣子。看樣子下次要好好的請小池吃飯才對!!


 

「ヒナ、大倉有在反省了。

坐在不遠處,低頭玩著NDSL的橫山,聽到響聲抬起頭,看的大倉一臉委屈。不是不明白村上的反應,不過,提醒適當就好了。雖然早在經紀人把雜誌拿給村上的時候,橫山就預料到這樣的狀況,但是即使村上再怎麼擔心,也不能改變已經登上雜誌的事實。


 

「提醒他們小心點應該就可以了,用不著這樣虐待自己的手。」

起身,走向前拉起村上的手看了看,果然紅了。

ヨコ,你做什麼…」

「冰敷。」轉頭看著大倉。「你自己跟小安好好談談,希望下次不會有同類型事情發生。」

說完,拉著村上,往外走去。留下大倉一個人看著村上一邊要橫山放開手,一邊說還沒說完話的抱怨被橫山拉走。

 


 

嗚!剛剛的橫山君好恐怖!


 



因為背對著橫山,所以村上並不知道,橫山那原本面無表情的臉,在說那句話「希望下次不會有同類型的事情發生」的時候,突然露出的笑容,笑的他讓覺得毛骨悚然!(編按:本間さん?!)果然,雖然團中大小事情都是村上君負責,但是真正的大魔王是橫山君!!!(編:大倉先生,你以為在玩遊戲咩???())

 


對於村上的擔憂,大倉並非不了解。只是這陣子兩人一直分處兩地,一個舞台劇排練,一個日劇,一會分組錄製專輯,忙得連私底下見面的時間都沒有,僅僅能夠支持的,是透過攜帶的聲音。初任座長,大倉看的出安田的緊張以及想要努力的心情,曾經偷偷的拜託風間君請他多多幫忙注意安田的身體,然而安田那因為緊張興奮而吃不下東西的習慣,至今依然未曾改變,也因此令風間頭痛不已。跟著下來還有唱片宣番及演唱會的工作,真的很擔心,那個總是認真過頭的戀人身體出狀況。眼看著自己戲份終於完結,好不容易多了一些時間,回到這座他們會一同工作的城市。然而這個城市,卻比任何一個城市都還要來的繁華,還要來的混亂,也更多想要挖八卦探隱私的記者。所以,他選擇了夜店作為兩人私會的場所。

 


很久以前還不太了解,為什麼亮喜歡到那地方去,跟著亮一起去之後才知道,原來一切都是為了掩人耳目,那時亮告訴大倉,會帶大倉來是因為亮覺得──不久後的將來大倉一定會需要這樣的空間。那是經由前輩的介紹下,亮才知道的店,那是幾家許多前輩會前往的夜店,或者更正確的說法是私人的聚會場所。而其中,大倉最喜歡的是那一家,雖然一樣會有舞池跟樂團演奏,但是裡面卻意外的不像一般夜店吵雜,店裡的客人總是靜靜的聽著樂團的表演,店家還貼心的安排VIP室,供應客人所需。大倉很喜歡那樣子的環境,總是三步五時的來光顧。之後,就如同亮說的一樣,他的確使用了這樣一個空間,在他確定了自己以及安田的心意後。

 


一同出道,一起巡迴,經歷了很多事情。當自己所屬的團體越來越為人所知之後,原本能夠私底下約會,變的更加可貴,因為雙方都是公眾人物,自然的會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所幸,關於上夜店的新聞,前有了亮跟山下君,後有赤西君的關係,媒體焦點到是從未在自己身上。不過也許他真的太小看八卦雜誌的力量了,找不到新聞報導,開始追逐小道,這次竟然轉移到小池身上!身為兩人共同的好友,小池總是為他們兩肋插刀,義不容辭,不過這次的事情卻讓大倉認真的思考,或許真的該想想替代方案了才是。因為他不希望小池好不容易建立的努力,因為這樣受損,還有他不想被小池的相方追殺,當然更重要的是,他不想在安田臉上看到自責的樣子。



結束了舞台劇排練的安田,踏進家門,就看到了因為拍戲而有段時間沒見到面的大倉,原本想出聲呼喚,卻發現他一個人坐在沙發上對著桌上的書本發呆,是在看什麼呢?想什麼想的這樣入神呢?

 

輕輕的將包包放下,緩緩的走到了大倉身旁的位置坐了下來。

 

たっちょん?」輕聲的呼喚。

 

其實,當安田靠近的時候,大倉已經看到了,只是花費腦力去想應變的方法,讓他消耗了許多熱量,使的他一點都不想動。一段時間沒見面,自己竟然這樣的想念安田,略高於自己的聲線正在輕聲呼喚著自己,略帶甜蜜,黑色粗框眼鏡下那雙大而有神的眼睛,而那雙總是閃耀的大眼,此刻卻泛著幾絲血絲。是不是又瘦了?好不容易在之前才養胖了點了!心中這樣想著,卻依然對著安田露出微笑,而後整個人賴到了安田身上。

 

やっさん。」大手環著安田的腰,將頭埋在安田耳邊,碎碎抱怨著天氣怎麼這樣冷,果然還是抱著自己比較好,那娃娃音的語調和表情,竟像個耍賴的孩童,與平時的不怎麼講話帥氣的大倉大相逕庭。

 

聽著大倉的耳語,安田露出了燦爛笑容,在撒嬌嗎?也是,真的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好好的面對面了交談了,不過這樣子姿勢卻讓他沒有辦法看清楚桌上的書究竟寫了什麼。

安田試圖移動,卻發現因為像無尾熊一般賴在自己身上的大倉,自己根本無法動彈。這時候的大倉,聽到他的問話,像是想到了什麼,把原本環在腰部的手,挪了位置,把安田臉上的眼鏡拿掉,然後才又把手環回腰上。一連串的動作俐落順暢,彷彿連貫動作一般一氣喝成。

たっちょん?」

 

やっさん。」

似乎刻意不想讓安田看到書的內容,大倉只是盯著安田皺著眉困惑的模樣,滿載笑意的臉龐,繼續在安田耳邊繼續說著。

「你又沒吃飯了唷?風間君有跟我說喔!」

真的瘦了!怎麼總是這樣子不好好照顧自己!大倉心疼的想著,或許,等他戲劇殺青後是不是趁著有空去舞台劇排練的地方監督一下自家戀人呢?


看著明明年紀比自己年長的自家戀人,大倉其實有點無奈,總是溫柔的無時無刻傳達的「別人的幸福就是自己的幸福」的人,卻也是最不會照顧自己的人,總是關注著團員們吃多少卻忽略自己根本還未吃的事實,倒是他碗中常常是自家戀人夾的滿滿的飯菜...也許,他該來戒掉米跟酒類,然後來把自家戀人養胖一點。

 
「吶!
やっさん!以後我們約會,就在家裡就好了。」

 
「诶?」才正在思考如何回覆自己吃飯問題的安田,因為大倉突如其來的話題而停頓。


「在家裡就不會被偷偷跟拍了!」大倉看了看一頭霧水的安田,繼續說著。「你不是很想知道我剛剛在想什麼嗎?我剛剛就是在想這件事情。」這樣子,就不會有被偷拍的問題,沒有被偷拍的問題就不用被村上關注,這真是個好方法!


「想這件事情?」安田不太能理解,這跟進門時大倉的沉思有什麼關係?

 

「是呀!」

依然不明白大倉想法的安田,僅僅是看著戀人一邊想著,一邊露出開心的臉,既然戀人沉迷在其中,還是別刻意打斷比較好,畢竟剛剛戀人提出的問題,自己也真的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才是。

 

幾日後,関ジャニ∞の七人七色的訪問,大倉提及了「必殺喜好物斷絕」,大意說著因為源太死掉了呢!在精神層面來說,死就是不存在了!爲了在現實上追隨並且弔唸他,決定要戒除他喜歡的東西,也就是酒跟米!

 

於是,從那天起大倉真的很少再去酒店了。

只是,家中的瓶瓶罐罐卻多了起來,這倒是眾人未料想過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雨炘 的頭像
雨炘

永夜曲

雨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