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空間非一般偶像網誌。為J禁網誌幻想、粉紅、毒舌有,無法接受者請勿停留

最近推廣中→

一.橫山俊雄俱樂部,二.28歲本間yoko的崩壞(誤)三.Kicyu組的滝探險(誤) ^++++^(踹)


回部落格首頁

 

ヤス!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這個其實是下雨天的番外篇。

 


J禁‧倉安 (小安生賀)


內容純屬作者個人幻想,

與實際團體、人物無關!請勿與現實混淆!

 

 

 

你和他的生日相差了將近五個月的時間,一個在炎熱的夏初,一個在涼爽的秋初,於是你們決定學學女孩們,順應著隨著而來的七夕,在兩人生日的中間月份,隨意的做了一趟小旅行,即使不去很遠的地方也行,因為工作的關係,你們已經很久沒有單獨在一起了。

 


於是,那是令你和他期待的日子,聽得見夏蟬的鳴叫,充滿濃厚節慶氣味的廟會,那個你記憶中最喜歡的廟會。

 

 -------------------------------------------------------------------------------------------------------------------


 

那天也像今天一樣,迎面吹著炎熱的風,天氣熱的像是將黑色的柏油溶化般,身上略帶著不舒服的黏膩感,你望著跑到你跟前,並且低著頭不停道歉的他。

 


回想起約半個小時前,你就這樣一個人穿著水藍色斜織紋路的浴衣,傻傻的站在這裡等著。準時到達的你,看著手上的錶,指針已經跑過了原本約定時間的十分鐘,你開始想著,如果再過十分鐘他還沒來,你要沒收他今晚的零嘴;十分鐘真的就這樣過去了,依然沒有發現他的身影的你,於是又開始想著,如果再過十分鐘他還沒來,你決定隔天換上驚人的髮色與造型,無論他是不是喜歡這樣子;等著等著,又過了十分鐘,於是你開始想著,如果再過十分鐘他還沒出現,你就不理會他一個小時,誰要他讓你在這邊等了這樣久……

 


只是只是,這些假設,每當面對他時,格外的沒有提抗力,因為望著他無辜眼神的你,總是捨不得看他這樣難過,於是,再多的假設都化為烏有。

 


「章ちゃん、ごめ~」看著跑著趕到你面前,顯得有些點運動不足的他,拿著你前幾天在通話中無意提到想買的吉他弦,並低著頭對著你狂道歉,頓時你不知道是不是該對他生氣。其實你知道的,今天他跟劇組的工作人員聚餐去了,其中包含著事務所的大前輩。雖然他很想趁著劇組聚會前就先行逃走的,卻被前輩看穿他的意圖,於是更難脫身。

 


「還是讓我開車吧?你喝了酒了對吧?」你發現你心軟了,看著這樣的他,你心中泛起了不捨,你看得出他有著一絲疲倦。你知道他雖然很容易跟大夥融入一起,但是面對前輩的時候緊張感,總是令他不停的將手上的杯子往嘴邊灌,即使他酒量很好,但是這樣喝也是會醉的。

 


「沒關係,才喝了幾杯,而且早就講好了今天讓我來開車了!」他漾起了好看的笑容,是那個露出牙齒有些靦腆的笑容,告訴你前輩讓他早點離開的事情,然後一手接過了你的包包,另一手握住了你的手,往車子的方向走去。而你就任由著他這樣握著,雖然是炎熱的天氣,神奇的是,你竟然一點都不覺得熱。

 


 ------------------------------------------------------------------------------------------------------


 

        坐在車上,望著窗外發呆的你,想起了還是學生時期的你們。還記得那一天的廟會的約會,不知是誰先提起的,總之在團員半推瞎起鬨之下,真正成行的時候已經是當天下午的事情了。跟往常一樣,有事就翹課的你們,約定在你們常常經過的一棵大樹下碰面,那天的你跟今天一樣,穿著浴衣,等著他來接你一起逛廟會。

 


夏日的太陽總是這樣,高高掛在天上,伴隨著蟬兒的鳴叫,譜出夏之協奏曲。你站在樹下,看著遠方的他,那時候的他,個頭已經比你高了,皮膚卻又比你稍微黑了點,斑駁的陽光撒在他柔順的頭髮上,帶著至今都未成變過的笑容,來到你面前,說也奇怪,就在你倆碰面後,竟然開始飄起雨來。

 


        「怎麼我們兩個碰面的時候都會下雨呀!」你皺著眉頭,望著不作美的天空,小小聲的抱怨著,並且抓起了他的手,要他快點進來躲雨。

 


        「這樣的話,晚上天氣會比較涼爽。」一旁同樣望著天空的他,慢慢的吐出跟你的抱怨一點相關都沒有的這句話。其實,那時候的你並不知道,他其實希望這場雨可以下久一點,因為等等要是跟其他成員碰面了,就很難有這樣兩人獨處的時間,於是他暗自竊喜,並且感謝這陣雨。

 


        「是這樣說沒錯,但是要真的這樣繼續下去,廟會就會泡湯了!Q-Q」你嘴中持續碎唸著,轉過頭,發現他臉上露出明顯愉快的情緒。你心中開始打量著,這樣一場雨為什麼會讓他露出這樣的神情?或許他本來並不想要去廟會嗎?如果是這樣子的話,原本希望他能更和大家打成一片,於是硬拖著他來的你,是不是讓他感到不幸福呢?這樣思考著,不自覺的又皺起了眉頭。

 


        「放心,過一會兒會放晴的。」好像知道你在想什麼一樣,面上帶著微笑的,

推了推你額頭緊皺的眉頭。你的期待他很清楚的,更清楚團員們的用意是希望讓他能更加融入大家,於是頻繁的邀約著他。「看,那邊的天色很亮唷!」或許只是單純不想看見你沮喪的表情,這樣安慰著你的他,舉起了從剛剛推開你眉頭皺摺的手,指向著遠方的天空。

 


「たっちょん……」望著那個方向看過去,本來想問「是不是因為我你才勉強你自己來的」這句話,卻在看著這樣帶著笑容的他後,突然什麼話也問不出口。你真的很喜歡很喜歡很喜歡他的笑容,那個打從第一次見面就將傘遞給你然後跑掉的少年,他的笑容像是向日葵一般,綻放著陽光的氣息,把當時纏繞著你的胃痛的毛病都趕走了。

 


我沒有勉強自己喔!章ちゃん、所以你不用露出這樣的表情。不知道為什麼,或許只是單純不想看見你沮喪的表情吧?他用著很溫柔的語氣,在你身旁說著。

 


「嗯!」像是想珍惜著什麼,看著那雙牽著你,從下雨的開始就再也沒有放開的手,你好像隱約的發現著今天的他,跟平常不同。究竟是哪邊是不同呢?思考著這個問題的你,不自覺的將頭轉向他。

 


「吶,章ちゃん真的沒發現嗎?」他突然開口,上文不接下文。

 


「啊?發現什麼?」雖然對於他總是跳躍式的思考模式已經習以為常的你,這一刻卻真的愣住了,有點不能理解這句問話的含意。但是看著他那看似快要將自己溶化的炙熱眼神,你卻又突然覺得,你可能有些明白他所指的是什麼事情,那樣的眼神,是姐姐看著戀愛日劇時,劇中熱戀中的人所擁有的眼神。這時候的你,想起有人曾經跟你說過,真正聰明的人,會在適當的時候當個傻子,假裝什麼都不知道。所以,你想這就是所謂的適當的時候吧?於是,決定在這一刻你要當個聰明的人!


(作者按:小安 這個跟聰明人或不聰明人扯不上關係 )

 


就是我喜歡你這件事。

 


「啊?」

 


在你還來不及反應的當下,他的唇就這樣子靠了過來,輕輕的在你臉頰一啄,而那接近親吻的距離,讓你臉頰溫度著時提高不少…這時昏了頭的你,腦中閃過了這些念頭,他這樣的舉動是不是一時衝動?或者他是接受了節目的指示,隨後其他成員就會出現了,說著這其實是整人遊戲?

 


就這樣過了幾分鐘,直到東邊的天空,出現了一道美麗的彩虹,然而此刻的你卻無暇顧及以往令你興奮的天然景象,因為你的腦袋一直不停的亂轉,理不清現在的狀況究竟是怎麼回事!團員們並沒有如預期中出現,還有眼前的他表情是那樣的認真。

 


「所以,章ちゃん跟我交往好嗎?

 


竟然被告白了!!他都已經這樣說了,難道自己還要繼續裝傻?總是能在適時察覺到你真正的思緒,無論難過或是開心,也就只有他了!其實你不只喜歡她的笑容而已,你喜歡的是名為大倉忠義的這個人!但,若是人家這樣問如果馬上就答應,是不是就顯得太沒面子了?你心裡這麼想。

 


「……」你的無語的沉默換來的,果然是他那溫和的笑容開始崩壞,一臉緊張兮兮的看著你,你想著果然心裡想的跟實際上會做的果然是兩回事,因為你的聲音在你大腦思考完畢前,已經給了他一個答覆,並且也漾起了一個燦爛的笑容。「好……」


 

果然真的好喜歡他!


看著他因為你的回覆再度露出了溫暖的笑顏,你的面子問題在此刻馬上就被拋到腦後了。然後,就在雨停了之後,牽著你的手,前往了跟團員約定的地方。

 


很久以後你才知道,那天的告白其實是マル的循循善誘以及亮的半推半就之下促成的,不過據說最終讓他有所行動的,則是因為しぶやん以及橫山君,所以當你們就這樣手牽手出現的時候,你就看到マル一臉欣慰抱著しぶやん情緒激昂,橫山君則是拖著村上君鬼哄鬼叫著自己功勞很大,最後果然被村上君賞了一巴掌。而亮則是被嫌棄你們動作太慢而想先跑去逛的內,抓著已經不知到哪去玩耍去了。


-----------------

 

就當你這樣回想著關於廟會的種種往事,車子已經緩緩的停了下來。回過神來,你發現車子已經進入了你很熟悉的地方,每年都會固定舉辦煙火祭典,規模不大卻很熱鬧的神社。這個神社,離你們以前初來東京租屋的地方不遠,所以那時候的你們,總是借著機會空檔會一起到這參拜的神社。當然,你們不至於這樣明目張膽的就把車子停在神社前面,等待著別人發現,而是將車子刻意地停到離神社有一小段距離的附費停車場。

 

「たっちょん,這給你。」這時候的你,像是想起了什麼,對著隨手拿起墨鏡和帽子戴上就想下車的他,遞了一個紅色的物品給他。

 

「嗯?這什麼?」接過你從包包中拿出的東西,他有點疑惑的看著你。

 

「狐狸面具呀!たっちょん難道想直接這樣子出去了嗎?這樣子明天上了報紙,會被村上君巴頭的喔!」露出燦爛的笑容,你這樣對著他說著。然後你也從包包裡拿出了另外一只面具。「看!我也有唷!」

 

那是一只若以外型看起來是普通的狐狸面具,不過面具上有你特有的筆觸,若真要形容,就像是在傳統的狐狸面具上,繪製著濃厚西方風格的圖案,於是形成了一股很強烈的對比。

 

看著你俏皮的戴起了面具的樣子,他就這樣呵呵呵的笑了起來,其實你看得出來他臉上寫著是「戴了才更容易上報紙」的字樣。你有些不滿,解開安全帶側起身,搶過還放在他手上的面具,撥了他的額前的瀏海,然後撲上去往他臉上戴。

 

對於你突如其來一連串的動作,讓他為之一愣,正當你得意的透過面具上的眼睛,看著他帶著訝異的眼神時,一聲煙火特有的聲響,就在這一刻畫破了寧靜,在黑夜中開始綻放著絢爛奪目的美麗火花,一朵兩朵三朵…耀眼閃爍。

 

這一刻,你們兩人欣賞著煙火。煙火很美,就像以往記憶中一樣,只是,每當煙火絢爛的自天空中消逝,你總是會突然的感覺的一股美麗的哀傷,體內優柔寡斷的血液,此刻正不停的牽動著你的思緒,你想著會不會有那樣一天,你們會像那煙火般消失了,不能再跟一起看煙火了?想到這,你的臉上露出了有些難過的表情。

 

「別想那些事情了,想著我們現在很幸福就好了。」即使隔著面具,他還是輕易的感受到你的難過,輕輕的彈了你的眉頭,拿起你手上的面具幫你將面具戴上,牽了牽你的手,示意著要你下車。「吶!走吧!再不過去的話,煙火結束後,攤位區會湧進大批人潮,這樣你就不能隨心所欲的玩你喜歡玩的撈金魚。」

 

「嗯!」很不可思議的,只是一個動作,你竟然不覺得難過了。

 

-----------------

 




。未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雨炘 的頭像
雨炘

永夜曲

雨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阿冠
  • 糟糕~~~~廟會的!!
    讓我想到之前看過的一篇SA!!!
    是被翔君妹妹催促去的,一個帶哈姆太郎一個帶小兔子XDDDDD
    所以廟會現場其實戴面具的都很可疑(欸?)
  • 哈 對阿 廟會
    我超想寫的!!!
    之前場刊有廟會的影子出現
    就讓我很想寫
    不過穿浴衣是我詭異的妄想XDDDD
    你就 跟著我一起妄想一下好了XDDDDD

    雨炘 於 2010/09/19 01:5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