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禁‧倉安架空


內容純屬作者個人幻想,

與實際團體、人物無關!請勿與現實混淆!

 

 

8/15 UP 咒戀 一

 

 

 

 

 

 

 

一、

 

 

沒有雷鳴閃電,雨滴不急不緩延續,伴隨著盛開的櫻,閃著異樣的紅,極致的美,卻脆弱無力隨著雨落即碎。絢爛的綻開,瞬間飄散在雨中,旋轉,落下。那沉澱的殷紅,短暫易逝,宛若祭奠著血。

 

難以言喻的痛意自身體深處,撕裂般的穿透而出,痛得安田睜眼坐立而起,捲縮著背,顫抖不已,冷汗覆滿全身。

 

真的好痛!

 

皺了皺眉頭,凌亂的夢境,充斥著異樣妖豔的櫻花,宛若血一般的鮮紅,前因後果無法銜接,依稀只記得那句二世之契。

 

安田覺得自己現在的情況糟透了,昨夜真不該喝這樣多酒的。有些分不清究竟是宿醉帶來疼痛,或是其他原因,此刻佔據感官的是太陽穴隱隱作痛,嗓子乾渴的利害,於是起身下床尋找水。想起剛才的夢境,在帶著一絲詭異紅光的月下,往遠望去,一陣刀光一閃而過,妖豔的身影映入眼中。

 

吆 喝聲、尖叫聲、慘叫聲接連不斷,劃破長夜,在豔紅的櫻花樹下,那人毫無表情揮動著冷冽的刀,猶如修羅化身。安田望著那像著魔般的那人,感受到在那毫無表情 的背後,透出深沉的悲傷,緩慢的走到樹下,伸手摟著樹下的人─或著該說是一具屍體,呢喃的在屍體的耳邊說著什麼,每說一句,嘴角溢出的血也越來越多,而臉 上那看似咒語的圖騰,像是要將人吞噬如財狼般迅速的啃食著他的身體。

 

時間就在此刻靜止了。

 

『可惡!晚了一步!』

一陣焦急的聲音,映入耳邊,安田總覺得,這個聲音好熟悉!似乎在哪聽過?

 

向 著聲音的方向望去,卻因逆光無法看清,來者帶著悲傷的情緒,更勝的是一份懊惱的悔意。安田很想開口,告訴那個人不是他的錯,若要問原因,不為什麼,只是直 覺樹下的兩人想對眼前的人說的。但是,無法,聲音無法發出,他只能靜靜的看著,看著樹下的兩人生命,如櫻花凋落般逝去,而沖沖趕來的人無盡的悔意。

 

就只能看著嗎?

什麼都不能做嗎?

 

如果自己也可以為夢中的人做點什麼就好了。

 

--------------------------------------------------

 

「安田章大!!跟你說過多少了!不要在開會的時候睡覺!!」

迎頭一陣刺痛,安田這才意識到,現在其實是上班時間!他們正在討論著工作,關於當紅藝人─他的要好中學前輩─涉谷すばる的新專輯與巡迴演唱會相關事宜。而現在將大掌與他頭部有著親密接觸的,也是他中學時期的前輩─他現在的上司─村上信五。

 

「哈哈哈!ヤス真的是一點都沒改變,每次討論都會被ヒナ打頭!」

涉谷特有的嗓音,自耳邊響起,並且還誇張的笑了!安田覺得有些委屈,實際上,最近為了趕著涉谷的東西,他已經好些天沒有好好睡覺了。

 

說 起涉谷與村上,總讓安田覺得緣份真的是神奇的,兩人是大三屆的學長,一般的情況來說,基本上是很難有所交集。與涉谷是同一個社團,身為前任主唱的涉谷,常 常會藉著時間回來指導後輩,由於平常穿著風格有些雷同,身材體型相似,一樣有著彈著吉他背景,喜歡自己作曲的安田也曾經送給涉谷幾首自己寫的歌曲,因為喜 歡而在PUB演唱發表的涉谷,私底下因此而有所交集;而村上卻是少機會接觸,畢竟當時村上從事足球活動,若不是因為涉谷建議團員一起賞櫻,而在村上幫助下他們順利佔了好位置,他們可能就很難有真正的交集了。

 

一 直有著斷斷續續聯絡的三人,也曾經有過一段失聯的期間。沒有朝著音樂發展的安田,選擇了自身興趣的設計就讀;涉谷則持續朝著音樂發展,因為特有的嗓音,當 時也小有名氣,也終於被星探發掘而開始涉谷的音樂事業;而村上則開始了他特有的手腕,開啟了家小型的廣告公關公司,承辦著一些活動。大家各自忙碌著,就在 安田畢業之際,村上找上了他,於是,也就這樣順理成章的進入了村上的公司,經歷了幾年的磨練,現在已經是能獨當一面村上公司設計部門的組長。

 

すばる,我們繼續吧!」

看著還在狂笑著的涉谷,不知該如何反擊的安田,村上倒是先出聲制止了。

 

持續著繁複的確認動作,以及即將開拍的專輯主打PV,安田看著手中的視覺美術稿件,想起了連日來的夢境。PV的內容,敘述著一個關於妖刀的故事,開場的場景,月光照耀著片片散落的雪花,彷彿是不合時節開放的櫻花,涉谷站在樹下唱誦著這這個命運的夜晚,一個持著帶著淡藍冷光妖刀,被受詛咒的少女,邂逅了有著懲奸除惡身份特殊的少年,這是一切故事的開端。

 

妖刀。帶著神秘色彩的妖刀。

 

串起整個故事,使兩人相遇的重要物品,諷刺的是,此物同時也是另兩人無法攜手白頭的元兇。

 

最終故事中的男孩,染上的妖刀惡毒的詛咒,在繽紛的櫻花樹下約定著來生再續的誓約,是個帶著妖艷色彩淒美的故事。就像他的夢境一樣。

 

        然而,演唱者本身卻對著這樣的情節感到不屑。

 

        「人都死了,誰知道還有沒有下一世。這樣約定不是很可笑,與其寄望下輩子,倒不如好好的珍惜當下。」

 

        安田可以理解,向來總是努力向著自己目標前進,把握著眼前機會的涉谷,為何會這樣不屑。不過,故事中的兩人,也許只能藉著這樣的誓約來安慰著自己所遺留下的遺憾。

 

        「也許,是他們知道自己將不久於人世,所以才會這樣子約定著吧!」

 

        「但是他們有想過被留下的人嗎?有想過被留下來的人的心情會有多麼不捨跟難過嗎?」

 

        すばる?」

 

        「也許對兩人來說只能這樣安慰著自己,但這樣絕對不是唯一的解決方式。帶給了別人幸福,自己卻這樣逝去了!真的很狡猾阿!」說著這些話的涉谷,眼中閃過一絲安田抓不清的情緒。ヤス,聽好!如果哪天遇到了生命中的那個人,不要像故事這樣子只能指望著下輩子,要好好珍惜並守護著那個當下。如果,真的有那樣的一天,有無法突破的困難,一定要第一個告訴我,知道嗎!」

 

        不是詢問,而是命令,這樣的涉谷,安田一點都不陌生。雖然以往的相處模式下,常有這樣的情形,但,總覺得跟以往的涉谷很不同。同時,安田不明白,涉谷為什會要對他說這些話,或許是PV的內容觸動著涉谷的某些記憶─那些他所不知道的,屬於涉谷的記憶。

 

 

 ---------------------------------------------

 

關 於那個夢境,安田沒有向任何人說起,只是手中的稿子一直提醒著他,那個如真如幻的夢境。為了妖刀這樣的題材,安田為此探訪了很多地方野史以及圖文志,做了 各方的參考之下,其中,蘊含了自己的小小私心,因為企圖查明夢中的那兩人卻徒勞無功,於是在最終決定的稿件之中,安插了夢境的場景,參雜於原先決定的角色 的造型以及場景的設計稿之中。

 

就當作是一盤賭局吧?說不定會有人看了有所迴響?

 

第 一次夢醒的那天,自己像著了魔似的提起了畫筆,欲罷不能的開始畫起那充滿血紅的印象,只是,無論他如何回想,就是記不住夢中人的長相,從那天起,那個夢境 就像咒語般,糾纏著他。或許,他是當初迫害他們的人,此生為此作補償。然而,究竟自己能為夢中的人做點什麼?其實根本不清楚,如果,他們希望透過他讓 這個夢境回歸最初,或許透過涉谷的聲音的渲染力,透過涉谷的歌曲的故事,來傳達他們的遺憾。如果真的能得到幫助,那真是太好了!

 

 

「所以,就決定使用這些稿子了?」在すばる離開後,將手邊資料整理好在度進入村上辦公室的安田這樣問著。

 

「嗯,公司已經先把故事草稿先送到導演手邊了,在すばる決定後。」村上看著著手邊安田整理的資料,似乎想到什麼。「對了,ヤス導演すばる希望選角時你也在場,下禮拜記得空出時間來!」

 

        「誒?」有點詫異,通常設計稿的事件結束後,僅僅只是需要盯住場景以及幕後製作的進度就可以了,選角工作其實怎麼也不需要他在場的。「為什麼?」

 

        「什麼為什麼?」敲了安田的頭,村上說著。「今年是すばるCD正式出道十週年,你忘啦?」

 

「我沒有忘記呀!但這應該沒有關係吧?」摸著被村上敲擊的頭部,安田提出他的抱怨。嗚!好痛(哭臉),就是因為ヒナ每次都這樣打我才會變笨的!」

 

「哈哈!都打這樣多年了,要變笨早就變笨了!」對於安田的控訴,村上只是爽朗的笑了笑,憶起另一位也曾這樣說過的人,不由得心情更好了。「這次曲風明顯的跟以往都不同,すばる跟經紀公司很注重這次的各項細節,最難得的,這次的設定稿竟然全部採用你的。所以導演跟すばる都覺得讓你參與選角說不定會有新的火花出現,反正你對這塊也挺感興趣的,不要一直只躲在幕後,就當作去學習也是不錯的…再說……」

 

        安田摸著自己的頭,看著開始滔滔不絕說明的村上,瞬間覺得自己似乎問了蠢問題,不!正確說起來,是他問錯對象了!早知道剛剛討論的時候,他應該去問涉谷的!至少涉谷會簡單明瞭跟他說明!

 

        ~快來救我啊?!(哭臉)

 

        欲哭無淚的安田,現在只能向著門外最接近辦公室的設計部門,努力的發出求救訊號,卻發現根本沒人敢接收。只見自己部門下的幾位設計師,紛紛投以同情的目光,然後默默的做出了十字聖號。

 

因父及子及聖神之名!組長請你保重阿。不是我們不願意救你,實在是BOSS碎念功夫了得,只要他說自己是第二名沒人敢號稱第一名呀,大家手邊都還有其他工作,組長就請你多擔當了。

 

        於是,這樣求救無門的狀態下,直到下班為止,安田只能聽著村上綿綿不絕的說明以及自己內心哀嚎下度過了。

 

。未完‧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雨炘 的頭像
雨炘

永夜曲

雨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