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個人在一起,說沒有愛是假的,
想愛,卻需愛的比別人辛苦。
也奢望過,能夠愛的輕鬆自在些,
卻立即明瞭是天方夜譚痴人說夢話...

如果說還有什麼解決之道。
他選擇,以時空的懷抱,
靜靜孕育著下一個來生...

然而每每與他們相關的大日子,總是少不了些水氣。
是,洗淨污垢、洗淨血氣嗎?

不曉得。
反正,什麼都不重要、什麼都無所謂了...

試問當一個人傷透了心,
最終會有什麼結局?
只有,走上絕路…
吞噬、直到連靈魂也不剩為止……


永夜‧第五夜-水靈祭 《後篇》



牙爾的話,猶然在耳...

「望著他的背影,卻盡覺孤零冷絕 ,
他的心並不像他的外表那樣堅強。
你是他現在最在乎的人,我希望除了能夠保護他之外,你也一定要好好的活著!
倘若你是燁命中注定之人!希望你能好好保護他,
若你讓他陷於不幸的話...你自己也將會付出慘痛的代價的...!」

望著台上的人兒,憶起了他的笑容,
很美,也很脆弱,像玻璃一樣,透明而虛幻。

想起夜晚的他,總是睡不安穩。
夜晚他總被昊燁的囈語吵醒,聲音並不大...但...
他總是輕輕啜泣並重複說著相同的話:「別丟下我一個人......」


看著眼前的人,將他拉近自己,輕拍著他的背,安撫他的情緒,直至他沉睡。


昊燁是個很平靜的人,這些日子相處下來,熾冽是這麼想的。
他很安靜,在他身邊的時候,他的心很平靜,是一種令人安心的氣氛。
尤其看書的時候,就是一片的純粹,純粹的白...卻像隨時有崩潰的可能,
因為他時常會看見昊燁凝視著窗外的神情,是孤零...是落寞...

他在想些什麼?渴望什麼?他在想念他的親人嗎?

那種眼神熾冽懂,在噬殘之獄每日每日等待...
等待著母親的出現,整日、整日,用著顫抖的雙手在地上寫著相同的語句,
直到指尖磨出鮮血,早已麻痺的心卻無法感覺到痛楚。

渴望親情?他一直想著這是否是心中的願望。
情親是建立在有家可回的前提之下,

而我呢?

他就沒有家...因為他的父親不肯接納他...
然而自己卻一次又一次的期望
這裡,是我的家嗎?
這裡,是能讓我依靠的地方嗎?



已入深夜的南溟, 天空幾顆星子斗亮閃著,
族人攜伴帶著樂器來,在臨河的凸岸處,神殿的廣場上前
圍著喝酒奏起古樂來.. 透著暖暖的火光,大家互相舉杯對敬

此時的水靈祭,真正的高潮才開始。



神殿廣場上的祭台除了是賞景用, 也是節日聚會進行祀典用。
祭台旁開闊空地上樹立起巨大的立柱, 柱身上繪著色彩鮮明的圖案,
隨著祭禮的進行, 先為莊重嚴肅的祭神儀式, 最後方由祭師祭出舞蹈,為祭禮劃上句點。

河谷晚風拂著,輕吹在臉上,涼著人的臉,曲隨輕風散著,飄送進耳裡,撫著人的心。
舞隨昊燁舞動,傳入人心中,說著無限的感激...


隨著昊燁的舞步,四周的空氣突然凝結了...
霎時...精靈們全然甦醒了...
水色,紅色,白色,綠色....
四大精靈全然甦醒,他們所發出了光芒,比明月還要耀眼...


「呵...想不到我竟然還可以看到四大精靈齊聚一地耶~~磷~~你說是吧~~~^^」

熾冽聞聲回頭望去...

那人身上好像還有著一種光會透出來,那光非常的潔白,而且異常的聖潔,
這聖潔的光芒如雨露春月般籠罩著身著白衣的他.....
然而他的連上卻多了一點靈氣,多了一點古靈精怪...與他聖潔的氣息達成了異樣的平衡...
而在他身旁...傲然獨立著一位容貌俊秀,身穿淡青色長袍的男子。
臉上有著一到深刻的傷痕,卻失毫不影響他的佼好的面容...


~~~~~~~~~~~~~~~~~~~~~~~~~~~~

隨著水靈祭的尾聲而進入真正的高潮...
由主祭者的舞步,傳達南溟一族對於精靈的感謝...
然而今年的水靈祭,卻與往常的水靈祭不同...

今年的水靈祭除了水精靈外...
其他的精靈似乎也一起甦醒了...
水色,紅色,白色,綠色....
四大精靈全然甦醒,他們所發出了光芒,比明月還要耀眼...


四大精靈齊聚....??
望著身旁的兩人,他們究竟是何時接近他的,他竟然沒發覺!!

長年在噬殘之獄之中,使得他警戒心比一般人敏銳,
因此只要有一絲風吹草動他都能馬上察覺...
然,這兩個人竟然能夠這樣無聲無息的接近他,
想必並非尋常人物...

「哎呀呀~~~磷你看看...這孩子憂鬱的眼神……而且迷惑……」
白衣人嘆了一口氣道:
「感覺像是受了重傷且失去前進方向的孩子一般……
雖然擁有強大力量卻不知如何應用,而且警戒心很強……」

那白衣人白皙的肌膚、綿密長翹的眼睫,活似神仙下凡一般,
而在他身旁傲然獨立著一位容貌俊秀,身穿淡青色長袍的男子
則小心翼翼的謹慎模樣,像在呵護稀世珍寶般的溫柔。

「你們...」

不待熾冽將話說完,那白衣人又道:
「孩子,有沒有興趣聽個故事阿...?」
話雖是帶著笑意的問句,但語氣中卻藏著一股不容拒絕的氣勢...
「在水靈祭藏著一個不為人知的故事...
在遙久遙久以前...炎精靈與水精靈早已約定相知相守...
原以為在經歷了這世間的淒迷、虛渺、哀哀傷淚、飲恨吞噎......
他們即可在一起,豈知然而人類的無知與貪念破壞了一切...
無不讓炎精靈心寒,令他痛不欲生...
當他再度看到他的戀人為他犧牲時
他放棄了精靈的身份……他要與水之子走在一起,
一起維繫著錯誤的命運,一起愛、一起傷......
火紅的熱度,火紅的誓言......鮮血般的詛咒....

『沒有你的未來也不會有我!!』」

感受著身前傳來的微微顫抖,身穿淡青色長袍的男子拉著白衣人的手緊握著
他知道,白衣人正為故事中的主角難過著...

然而熾冽並不理解白衣人說這故事的用意...只是...當他聽見這個故事時...
他的眼前彷彿看到淩厲又無情地劍落在金髮人兒破碎不堪的身上
血從那被刺碎的傷口瀉出. 飛濺向週遭的....
飛濺向他潔白的衣服上.....
他的心就這樣...

「……原本應該只有百年期限的契約,因為不希望炎精靈解脫法則束縛的人們……
錯殺了水精靈的緣故,導致了炎之力的封印破解,
可嘆阿...第一世的淒淒離淚,到第二世的生離死別...讓炎之子迷失了自己...
然而現世的炎子你已不是那時的炎之子了...相信你定能夠挪轉錯誤的命運...
千萬別讓現世的水之子再度的犧牲了...」

炎子??他怎會...!!!
正當熾冽震驚於白衣人何以知道他是炎之子之際...
一轉頭人以不見了...

「現世炎子阿...好好思考我的話...若有緣我們會再見的~~」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雨炘 的頭像
雨炘

永夜曲

雨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