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空間非一般偶像網誌。為J禁網誌幻想、粉紅、毒舌有,無法接受者請勿停留

最近推廣中→

一.橫山俊雄俱樂部,二.28歲本間yoko的崩壞(誤)三.Kicyu組的滝探險(誤) ^++++^(踹)


回部落格首頁

目前日期文章:200807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兩個人在一起,說沒有愛是假的,
想愛,卻需愛的比別人辛苦。
也奢望過,能夠愛的輕鬆自在些,
卻立即明瞭是天方夜譚痴人說夢話...

如果說還有什麼解決之道。
他選擇,以時空的懷抱,
靜靜孕育著下一個來生...

然而每每與他們相關的大日子,總是少不了些水氣。
是,洗淨污垢、洗淨血氣嗎?

不曉得。
反正,什麼都不重要、什麼都無所謂了...

試問當一個人傷透了心,
最終會有什麼結局?
只有,走上絕路…
吞噬、直到連靈魂也不剩為止……


永夜‧第五夜-水靈祭 《後篇》


雨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今日的炎精靈已非往昔的炎精靈,
今日的水精靈也亦非往昔水精靈。
過往的一切早已人事全非
而強烈渴望的羈絆卻仍然運轉。
一切能否重頭開始...?
這答案...或許只有他們自己才會知道了....


永夜‧水靈祭 《前篇》

「燁───」

相處了一段時日,他已經完全瞭解昊燁得生活模式...
祭典練習方結束不久,熾冽便算準了時間來到祭祀台接昊燁回家...
見他一襲灰白典雅的單薄長袍裝扮,卻掩不住他那若陽光金亮,似能照亮黑暗的一切...
昊燁天生冷然神情,向來內斂沉穩的素顏在聽見熾冽呼喚聲後露出淡淡的笑,
自祭台上走下來時,像是空靈出塵的絕世飛仙,美不足以稱之。
熾冽毫不保留自己心中念頭的,用一種欣賞、渴望,甚至是著迷的眼神看著眼前美物。

「走吧...」

高大的雪白身影依然耀眼,狂傲氣息不減,
邪魅眼神如同一潭蠱惑人心沉醉的美酒現上,
企圖勾引著冷然自持的藥師昊燁。讓昊燁在那一雙藍眸的注視下,
有些不太習慣地,頓了頓腳步,幽綠水眸不自然的避開了那有些直接又無禮的目光。

不容昊燁有任何閃躲的機會,熾冽唇畔勾起淡淡邪笑,
不著痕跡地握上他那略嫌冰涼的雙手,將之捧在心前,瞇細了眼瞧著。

「......??」有些疑惑,不明白熾冽意欲為何。

「你的手,向來都是這樣冰冷?」

而以大掌溫暖地包圍住,湊近了自己的臉,

「冷慣了...也沒人說這不好...」

「咯咯咯...是嗎…?從前沒有人在意,不代表現在也無人在意。」

低沉的笑聲響起,一把將重心不穩的他拉近身來,
昊燁尚不及反應,便以大掌托住他背部,
讓他的後腦枕在自己溫暖的肩膀上,身子仰躺著面向他。

「…!」
昊燁想掙紮起身,卻不期然地掉入那雙邪遂的眸光中,被那惑人心神的侵略氣息懾住,
怔了怔會兒之後,正要躲開之際,卻被熾烈溫柔又霸道的手固定住下顎,無路可逃。

「為何你要用你的血救我?」輕輕地揚聲問著問題,像是雲淡風清般的無事面容,
還附上一個邪邪的微笑,話語未竟,手勁一鬆,眼神已轉向遙遠的夜空中,思緒像是飄遠而去。

熾冽很愛看書,所以往往在他出門前,都會預先留了一本書給他讀,
之後,昊燁書架上的書他幾乎全都讀過...
所以...他連昊燁師傅留給他的醫書他都看了...
在那之中...他知道了對水靈遺族而言,
血雖然可以救人...然而血卻是他們的生命...
而昊燁為了除了熾冽身上在噬殘之獄被下的毒...
竟以自身的血當作解毒劑,讓他喝下...

枕在那溫暖舒服不過的肩膀上,盯著熾冽的下頷的昊燁,臉上掠過幾許不自在...

他...知道了........... !

昊燁心底暗暗嘆了口氣,心神隨著仰望而去的夜空飄去。

熾冽感覺他遠眺的眸底像是藏著無數的孤寂,
有很多不為明白的秘密,除去了冷漠與淡然這些偽裝,今日多了一絲悒鬱鎖在眼眉間。

「你師傅書中說─────你在等待一個命中注定的人出現...
而你願意為了我而冒著生命危險......」

「那個人...是我嗎───?」有點不像是疑問的肯定語氣。

昊燁依然默不語,不應不答,教人猜不出此刻想法。
腰間驀然一緊,他隨即意會過來,熾冽那雙佔有般的手臂像是眷戀一般,穩牢地圈住。
昊燁仰頭望去───看不見細眸中深鬱的幽藍,只餘真摯到令人淪陷的溫柔……
就讓一切順其自然吧....

~~~~~~~~~~~~~~~~~~~~~~~~~~~~~~~~~~~~~~~~~~~~~~~~~~~~~~~~~~~~~~~

三年一度的水靈祭即將開始...

由於昊燁身為主祭者...他實在是無閒暇顧及熾烈...
所以昊燁請牙爾帶領熾冽參加水靈祭...

如同初次見面,牙爾對於熾烈並未有很好的印象...
說的更正確一點...可以說是厭惡極了...
只是...受了昊燁的請託他無法拒絕...

~~~~~~~~~~~~~~~~~~~~~~~~~~

水溟幻境....

自上古時代,水靈精靈在此處定居;
長久以來,這裡的人與精靈安居樂業,和睦相處,
因為與外界交通聯絡不易,也鮮少與外地往來...

而在精靈之中...水靈是與人類之間的橋樑...

然而這份聯繫,卻被愚昧的君王聽信大臣的讒言,
而就此破滅....不僅下令獵殺水靈一族..
還將身為水靈一族的長公主皇后列為階下囚....
水靈皇后雖不願相信那曾是溫柔的枕邊人變的殘酷...卻也無可奈何
因為君王竟連自己的親身骨肉亦不放過.....
皇后只得悄悄地將年僅五歲的小皇子送回南方的故鄉去...

而那名皇子...就是昊燁...

~~~~~~~~~~~~~~~~~~~~~~~~~~~~

「接下來的事,你就應該知道了吧?」牙爾說道。

「嗯..」

後來的事,熾烈早在這些日子中早已聽聞,
上任的藥師‧智者魂翎,與水靈族長水閻為了阻止詛咒的蔓延...犧牲自己...
這對昊燁來說無異是非常大的打擊...

『告訴你這麼多...只是想要你瞭解...
眼見親人陸續逝去,多少的心酸、多少的遺憾
永難忘記,雖是如此,他卻不帶怨恨,只有祝福的明眸
雖沒歷經世態的滄桑,但望著他的背影,卻盡覺孤零冷絕
他的心並不像他的外表那樣堅強...
你是他現在最重視的人... 我希望除了能夠保護他之外...你也一定要好好的活著....』


待續

雨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遙遠未來"法則"的崩潰
世界因平衡之力脫軌而失序
這片大地將被鮮血染紅
改變的命運之輪業已轉動
開啟的鎖匙繫於千年之後
精靈之森裡的詛咒之子呀
血色的髮,蒼藍的瞳,
他的出現將會為這世界帶來災禍
他的選擇將決定這世界消滅與否


永夜‧第三夜-熾冽


泠望了眼外面昏暗的天空,藥師昊燁清朗的眼中閃過一絲陰暗,

為何...他為何還不清醒呢......

望著床上依然昏迷的人...昊燁以不知多少次的失落...
將清淡的湯水灌入那人的嘴中,結果是惹來他一陣狂咳,

為何...為何不吃呢....?
他已經三天沒吃東西了,難道他決意要死了嗎?
他到底是怎麼樣的人?那麼遙遠,那麼捉摸不定……
卻又讓他有一種不能放著他不管的感覺...
怎麼辦...這樣下去...他...他會死的...
看來...他得另想辦法了....

雨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